首页 资讯 国内 财经 科技 西部 双创 生活 图片 视频 本网专题
史春树专栏 本网动态 原创稿件 专题 史春树专栏

西伯利亚:大投资也留不住“想走的人”

来源: 青年参考    史春树    发布时间:2017-08-17 15:15

  27岁的尤拉来自俄罗斯的哈巴罗夫斯克,现在中国的哈尔滨从事翻译工作。

  哈巴罗夫斯克市的俄罗斯妇女越过中俄界河阿穆尔河来到中国抚远镇采购,因为中国商品价廉物美。

  提起西伯利亚,或许你的第一反应是“寒冷”。稍作了解后便不难发现,中国其实是西伯利亚的最大贸易伙伴。据中国商务部11月2日的最新数据,今年1~9月,中国与俄罗斯西伯利亚联邦区的贸易额为48.15亿美元,占其外贸总额的五分之一,继续成为西伯利亚的第一大贸易伙伴国。

  如果说起这些之外的社会状况,西伯利亚似乎就变得陌生而神秘起来。事实上,随着年轻人纷纷逃离远东,西伯利亚的人口正在锐减,10年里已有1万多个村庄和20多个城镇先后消失。摇摇欲坠的基础设施、腐败泛滥、稀缺的就业机会,使得那些“能走出去的人”纷纷移民。

  尽管莫斯科对这里的投资显得雄心勃勃,极力想给这个“被遗弃地区”注入活力,最近又在这里举办了亚太经合组织(APEC)首脑会议,但统计数据显示,人口下降的趋势并未改变。那些想走的人,依然在离开。

  堂堂“远东小姐”被迫离别家乡

  玛丽亚·克里莫娃正面临两个选择:留在西伯利亚的家乡城市哈巴罗夫斯克(中国称之为“伯力”);或像半数同龄人那样,收拾行囊离开,寻找更好的生活。

  她有着修长的四肢、绿色的瞳仁和调皮的笑容。她完全可以用这些去当个模特,取悦男人;或者当一名警察,有权有势、铁面无私、自给自足。到25岁时,克里莫娃的这两个愿望都已实现。

  她在家乡的“贝斯特”模特公司做模特时,其他的模特大多搬去了莫斯科、圣彼得堡或国外。她则强迫自己到当地的两所“烂”大学充电,分别获得了经济学和法学学位。

  然后,她当上了警察。起初听起来挺令人兴奋,她甚至免费周游了世界,因为俄罗斯的警察可享受出国旅游的付费机票。白天,她在哈市的居民区调查谋杀、抢劫和毒品交易,很多嫌犯在25岁前都蹲过大狱;晚上,她去当地时装秀走穴,甚至还赢过“远东小姐”选美大赛桂冠。

  她的月薪1200美元,在当地的年轻警官中算相当高了,但仍入不敷出。因为俄罗斯远东地区的食品、服装、房地产的价格都在暴涨,远远超过了阿穆尔河(黑龙江)对面的中国。去年,莫斯科终于取消了赞助警察免费机票的政策,克里莫娃于是做出了决定——辞职,离开这里。

  西伯利亚的人口正在锐减。这个占俄罗斯面积77%的地区,如今只有3800万人口,比20年前少了200万。如果目前的趋势继续下去,20年后整个西伯利亚地区的人口,将少于莫斯科一个城市。

  俄罗斯人口近四分之三都生活在乌拉尔山以西,而在西伯利亚,“克里莫娃们”正变得越来越多。似乎没迹象表明,西伯利亚“正在成为年轻人都希望的安全、现代、自给自足的地区”。

  壮观的形象工程背后的“豆腐渣”

  与此同时,克里姆林宫正在花巨资解决西伯利亚的人才流失问题。

  5年前,莫斯科决定在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之外建造一座现代综合设施,用来举办2012年的APEC会议。不过,项目深受道路不畅、桥梁不安全及腐败泛滥的困扰。因此,项目结束时,预算比原计划多出3倍,超支200亿美元。

  今年9月,APEC的领导人抵达符拉迪沃斯托克时,看到了世界上最长的斜拉索桥。这座新修的大桥,耗资数十亿美元。领导人们当时住在一个巨大校园中的宽敞套房里,这里很快将被建成可容纳1.1万名学生的远东联邦大学。据说,政府官员最初要将校园变成普京的另一座总统官邸,或一座大赌场,但最终还是决定建一所大学。

  与会首脑们并不知道,在距离APEC会议中心仅两公里的明基村,村民们正因莫斯科已决定拆除他们的家园而哭泣,而APEC会议之前刚建的公寓粗制滥造,客厅的天花板经常脱落,为了防止屋顶坍塌,居民们不得不在家里顶上木棍。APEC项目主任亚恩·瓦斯拉夫斯基承认:“我们总是建造‘豆腐渣工程’,但莫斯科方面没人知道如何处理。”

  如今,APEC峰会已开完,西伯利亚依然面临“是否会有生机”的问题。“我们的城市是俄罗斯在远东地区的备选首都,向亚洲开放的一个窗口,”新校区的校长库兹涅佐夫说,他也是前苏联解体后该地区第一任州长,“不幸的是,过去20年里,这里的经济和政治一直处于停滞状态。”

  “大手笔”投资并未解决腐败、失业、生活中的“破败”

  尽管莫斯科在该地区的投资雄心勃勃,似乎投资并未解决腐败和缺乏就业机会等紧迫问题。

  阿穆尔州的人口在2011年减少了6000人,移民人数较2010年增加了一倍。对符拉迪沃斯托克的民众来说,在西伯利亚投资200多亿美元修建桥梁和机场,简直“荒谬可笑”,因为新桥梁通往几乎无人居住的岛屿,而后者早已有了渡轮。新建的机场可以接纳400万人的客流,而小镇人口只有200万。

  这些“大手笔”投资的背后,却是当地民众不得不天天面对的交通拥堵、道路破旧、买不起的房地产……当地的反对派领袖萨姆索诺夫说,“没人倾听西伯利亚民众的呼声”。

  同时,克里莫娃身边的人也都在谈论着逃离故土的事。一位模特同行准备去圣彼得堡,寻觅“新的、充满活力的发财机会”;模特公司的主管准备移民中国,“为女儿的未来找条出路”;甚至克里莫娃的母亲也已远嫁阿根廷,当克里莫娃最后一次见她时,她告诉女儿,“我希望你能离开这里,在哈巴罗夫斯克没有前途。”

  今年10月,克里莫娃终于收到了来自中国的邀请,她要去广州做模特了。在房间里收拾好行李后,她喝了一杯中国绿茶,然后自信地看了看前往广州的路线。“第一站去中国,然后是意大利,”她说,“不管怎样,我好像永远也适应不了俄罗斯的体制。”

  版权声明:该文经作者史春树特别授权转发。非经作者特别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江璇(实习))
首页 | 资讯 | 国内 | 财经 | 科技 | 西部 | 双创 | 生活 | 图片 | 视频 | 西部 | 研究 | 本网

Copyright © 西部发展观察网 by www1.fznn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刊载文章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如有异议,请及时联系我们 邮箱:xbw@gzccn.org

国智智库文化传媒研究院旗下传媒 国是智库成都文化研究院协办 蜀ICP备14028503号-4

 

可信网站认证   中国电子认证服务产业联盟认证证书  水滴信用认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