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国内 财经 科技 西部 双创 生活 图片 视频 本网专题
企业 产业 行情 企业 市场 理财 食品 会展

舍得酒业3.4亿净利背后:猛砸6.1亿营销费、库存高企

来源:新浪财经        发布时间:2019-02-24 10:45

   来源:深蓝财经

  昨日,舍得酒业(600702.SH)交上了A股白酒行业第一份2018年的成绩单。2018年,舍得酒业实现营业收入22.12亿元,同比增长35.02%;净利润3.42亿元,同比增长138.05%。

  但表面颇为抢眼的数据却引发了诸多质疑,而随着财报数据的进一步揭露,日前被曝出的“舍得酒业裁员事件”的原因,也可看到一些端倪。

  揠苗助长式增长?

  销售费用远超净利 净利增速远超营收

  2018年,舍得酒业3.2亿的净利润颇为可观,但与此同时,销售费用却比净利润高出近一倍,达到6.1亿元。

  这种“烧钱”烧出业绩的情况,并非2018年独有。舍得酒业历年年报显示:舍得酒业2017年净利润为1.44亿元,销售费用为4.8亿元。2016年净利润为8020万元,销售费用为3.1亿元。

  其他白酒企业2018年报尚未披露,不过对比2017年年报数据,舍得酒业的销售费用占营收的比例在行业中处于高位,超过同为川酒的泸州老窖和五粮液。

  另一方面,舍得酒业净利润增速连续三年远超营业收入增速:

  2018年营收22.12亿元,同比增长35.02%;净利润3.42亿元,同比增长138.05%。

  2017年营收16.38亿元,同比增长12.10%;净利润1.44亿元,同比增长79.02%。

  2016年更加夸张,营收14.62亿元,同比增长26.42%;净利润8019.90万元,同比增长1025.11%。

  中国经济网报道称,有业内人士指出,舍得酒业业绩猛增不排除揠苗助长的嫌疑。

  不管是营收还是成本,舍得酒业的中高端产品都占了大头。

  年报显示,营收方面,2018年舍得酒业旗下中高档酒产品的毛利率达到81.85%,实现营业收入约为17.9亿元,同比增长28%;低档酒则贡献营业收入约为0.6亿元,同比下降40%。

  成本方面,面对中高端市场的舍得系列成本占比超40%,面对低端市场的沱牌系列仅为20%。

  销售费用与净利润齐飞,和品牌结构的变化,都体现出了舍得酒业的销售压力。这一点,也体现在舍得酒业日前曝出的裁员消息上。

  裁员背后,营销公司千人大调整

  据21财经报道,尚在劳动合同履行期的20余位员工在春节前一两天,先后收到了由舍得酒业控股子公司四川沱牌舍得营销有限公司盖章下发的解聘通知书,而且被裁员工与舍得酒业无法在安置补偿问题上达成一致。

  据华夏时报报道,舍得酒业和被裁员工的矛盾点在于安置不合理和赔偿方案不一致。

  舍得酒业人力资源部给出的方案是:

  据解聘的员工刘强(化名)反映,“这次解聘的都是公司的老员工,在舍得酒业没改制之前就已经在公司工作了,而且劳动合同从2015年改制后签了六年,要到2021年才到期,现在还在合同期内。”但是,舍得酒业公司层面并没有把改制前的工龄计算进去。

  报道还提到,被解聘的20名员工只是冰山一角,引起此次解聘一事的更多背后原因是舍得酒业的营销公司正在进行大调整,涉及人数达1000多人。

  刘强称,“此次千人大调整的原因也主要是因为天洋入主后,公司每年都在调整,调整过程中便出现了不稳定性,另外公司产品也有缺陷,业绩销售没达到预期目的,所以归责到基层销售人员。这样裁员后,财务报表也能更好看些。”

  从舍得酒业人力资源部给出的方案也可看出,员工调整方向有两个:一是被裁员,一是成为经销商的雇员。

  据另外一名被解聘的舍得酒业的员工介绍:“之所以要成为经销商的雇员,是因为舍得酒业的营销公司正在推行厂商1+1模式,把业务代表实行本地化管理,劳动关系转为经销商雇佣,一则可以满足员工在工作所在地纳税和解决社保,二则名义上可以让基层销售人员安居乐业。”

  舍得酒业混改、天洋集团入主

  带来的业绩压力

  舍得酒业的销售压力,从天洋集团入主开始成倍增加。

  舍得酒业的前身,是沱牌曲酒,被称为川酒六朵金花之一。早在1996年,就在A股挂牌上市。

  1997年,沱牌曲酒的营收就高达8.5亿,净利润达1.85亿。

  2001年沱牌推出高端产品舍得酒,进军高端酒市场。为了重视舍得酒,公司名称改为沱牌舍得,2013年,公司业绩断崖式跳水,利润下滑-96.82%。

  2013年的业绩跳水,沱牌舍得的管理层似乎早有预感,开始积极引入战略投资者进行改制。

  2013年3月,公司曾公告集团将引入战略投资者进行战略重组。遂宁市曾经还把推动其改制作为政府重点工作 。

  但改制之路并不通畅。2015年3月,沱牌舍得公告:公司接到射洪县国资办通知,截止3月16日,公司控股股东沱牌舍得集团国有股权转让及增资扩股事宜第二次延期公告期满,仍未征集到意向受让方。射洪县政府决定终止此次沱牌舍得集团38.78%股权转让及增资扩股挂牌信息公告。

  直到2015年11月2日才有消息显示,四川沱牌舍得集团有限公司38.78%股权转让及增资扩股签约仪式在西南联合产权交易所正式举行。获批后,天洋控股集团将拥有沱牌舍得集团70%的股权,从而间接控股上市公司沱牌舍得。此交易被誉为四川省酒类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第一单。

  自此,“沱牌”二字消失了,公司更名为舍得酒业,由国企变身民企。

  天洋集团在管理及销售团队、产品策略、渠道体系、激励机制等方面进行了一系列调整。天洋集团在销售方面砸重金,带来了营收和净利的高速增长,但与此同时,也带来了巨大的销售压力。

  首先,目前的舍得酒业库存较高,从2016年开始,舍得酒业的库存连续增长,公司对销售的需求大过对产能。

  2017年,舍得酒业成品酒生产量为1505.63万升,半成品酒(含基础酒)的库存却高达1.28亿升。

  2018年末,舍得酒业成品酒生产量仅为1128.93万升,半成品酒(含基础酒)的库存却升高至1.3亿升。

  库存量居高,产能利用率则偏低。

  财报显示,2017年舍得酒业总部设计产能4300万升,实际产能1360万升,产能利用率仅有31.6%。

  2018年,舍得酒业总部设计产能4300万升,实际产能1129万升,利用率进一步下降至26%。

  另一方面,舍得酒业的业绩目标也偏于激进。

  2017年舍得酒业实现净利润1.44亿元,2019-2022年,舍得酒业设置的净利润增长目标是比2017年分别同比增长260%、350%、460%、600%。如果目标完成,到2022年舍得酒业营收将超过100亿。

  用四年时间完成从16亿到100亿的营收飞跃,很多投资者对这一目标持怀疑态度。以泸州老窖为例,2006年营收为19.26亿的泸州老窖,一直到2012年,营收才突破百亿达到116亿,用了6年。也从侧面反映出舍得酒业销售压力之大。

  而与1997年就能取得过亿净利的沱牌来说,现在舍得酒业3亿多的净利只不过是回到了起点而已。更是难以与泸州老窖、五粮液等其他川酒金花相比,仅2018年第三季度一个季度,五粮液的净利润就达到23.8亿,泸州老窖的净利润也高达7.7亿。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责任编辑:张芦刚)
首页 | 资讯 | 国内 | 财经 | 科技 | 西部 | 双创 | 生活 | 图片 | 视频 | 西部 | 研究 | 本网

Copyright © 东方观察网 by www.df.fsttc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刊载文章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如有异议,请及时联系我们 邮箱:dfw@gzccn.org

国智智库文化传媒研究院旗下传媒 国是智库成都文化研究院协办 蜀ICP备14028503号-4

 

可信网站认证   中国电子认证服务产业联盟认证证书  水滴信用认证